一九零九年,汕頭福音醫院懷敦幹醫生例假返英,途經香港,見來自潮汕基督信徒在港經商者甚多,但因不諳粵語關係,參加主日崇拜深感不便,於是敦促陳質亭、黃仲山等人組織潮語聚會。後經多次商討,先借用基督教青年會作為每主日晚間聚會之處,是為香港潮人教會的開始。

hkchurch01

hkchurch02

hkchurch03

一九零九年,汕頭福音醫院懷敦幹醫生例假返英,途經香港,見來自潮汕基督信徒在港經商者甚多,但因不諳粵語關係,參加主日崇拜深感不便,於是敦促陳質亭、黃仲山等人組織潮語聚會。後經多次商討,先借用基督教青年會作為每主日晚間聚會之處,是為香港潮人教會的開始。

一九一四年歐戰爆發,影響所及,百業蕭條。會友迫於形勢,離港者眾,建立未滿六年之教會遂無形停頓。歐戰結束後,香港復榮,舊會友捲土重來,新會友接踵而至,林之純牧師於一九二三年來港訪問,見教會仍未恢復運作,羣羊四散,乃多方呼籲,遂有林兆禧、黃仲山、蔡漢源等八人響應復會成功,改名為「旅港潮人基督教會」,借燈籠洲禮拜堂作主日崇拜。

其後八年經過六遷,教會於一九二九年搬入商務印書館四樓,因會址穩定,會務日漸發展,便着手成立詩班、青年團契等,而以「旅港潮人基督徒佈道團」之成立最具輝煌成就。之後因會友不斷增加,會友居所遠離教會者愈來愈多,到教會聚會跋涉艱難,遂於一九三七年三月在九龍城宋街成立九龍城支堂,於一九三八年三月在尖沙咀海防道成立尖沙咀佈道所。

一九四五年,香港重光,三堂聖工蒸蒸日上,會友增加,為使事工暢順推行,遂於一九四八年元旦日起三堂分立,各自發展,惟繼續保持聯絡,並組織「港九基督教潮人生命堂聯會」,共同推進聖工,於一九七二年九月更組織差傳會發展差傳工作。

三堂分立後次年,因國內時局起了重大變化,潮人蜂擁來港,其中有不少是基督徒,使教會會友激增,因此物色較大會址成為當務之急。當時本堂值理呂明才先生擁有些利街二十號物業一座,教會因久未能覓得會址,要求呂先生相讓該物業,他即時樂意答允,雖然當時該物業已漲價不少,但呂先生僅以原價讓出。

本堂所購物業,當時為港僑中學所租用,幾經商討,編排雙方使用堂會的時間及空間,遂於一九五一年舉行進堂禮。至一九六四年本堂以補貼方式要求校方搬遷交吉;一九六五年十一月中旬,些利街舊址拆卸,改建新堂。在拆建期間,借用必列者士街基督教青年會大禮堂為主日崇拜之用,青年會中學則為主日學課室。一九六六年二月十三日舉行動土禮,一九六七年八月二十六日下午三時新堂落成舉行進堂禮,與會人數逾千。一九六九年新堂一切費用全部清還,八月二十日舉行獻堂感恩崇拜。

神更賜給我們三間支堂:

(1) 一九四九年潮汕故鄉同道湧至香港,不少潮汕會友棲身在柴灣木屋區。一九五三年,本堂效法初期教會做法,在該處組織家庭禮拜,更於一九六二年成立柴灣佈道所,向政府徙置事務處申請第二十二座徙置大廈天台開辦小學,主日則作為崇拜及主日學之用。一九七六年因徙置大廈需拆卸重建,遂購置筲箕灣景輝大廈地下為永久所址,於一九七七年命名為「香港潮人生命堂東區佈道所」,一九八一年改名為「香港潮人生命堂筲箕灣支堂」,一九八八年一月一日起成為自立堂會,定名「基督教筲箕灣潮人生命堂」。

(2)潮汕同鄉居於香港仔的,為數不少,當時有熱心會友先後願意借出石排灣及華富邨居所作為聯家禮拜之用。一九七零年教會向政府申請撥出華富邨三個單位作為佈道所;一九七八年再以佈道所名義向政府申請明華樓地下四千方呎地方作為「香港潮人生命堂香港仔區佈道所自修中心」;一九八一年,佈道所改名為「香港潮人生命堂華富邨支堂」,一九九四年自立為獨立堂會,定名「基督教華富邨潮人生命堂」。

(3) 一九七二年秋,三堂教牧長執前往荃灣區開拓福音差傳工作,租得三坡坊主恩堂為臨時堂所;一九七三年購得荃灣川龍街瑞典鍚安堂作為佈道所,一切聖工得以展開。及後尖沙咀堂及九龍城堂因為另有負擔,於一九七四年,將荃灣佈道所移交香港堂管理,遂成為「香港潮人生命堂荃灣佈道所」,一九八一年改為荃灣支堂。一九九七年一月一日起成為自立堂會,定名為「基督教荃灣潮人生命堂」。

以上三間香港堂支堂雖然先後自立為獨立堂會,但於推動聖工方面,時有合作。

在過往一百多年悠長歲月中,上帝使用一班先賢前輩,遵從主旨,無私地奉獻時間、金錢、羣策羣力地在教會事奉上帝,服務信眾,豎立了美好的典範,留下了佳美的腳蹤,上帝也在之後不同年間興起祂忠心的僕人和使女牧養教會,推動聖工。

王若錡(基督教香港潮人生命堂長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