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指微飛,小心翼翼,掀閱生命堂的史前年報──1940年《旅港潮人中華基督教會》年刊(第7期)。卷頭語,陳逸山寫道:「處於今日遍地烽火,朝不保夕 之世,欲求一日之安全,頗為困難,猶憶今秋因歐局影嚮,香港嘗一度緊張,幸賴神佑,轉危為安,我會因此得以安度一年,本屆年刊亦因是得與兄姊相見……」。忍眼讀下,原來竟是戰前文字。不能想像,事工報告的書成可以如此難過?先賢聖徒悲情淚筆,記下生命堂每步的成長閱歷。

歷史的軌跡,有人有物、有事有情。教會歷史不必然土頭土腦,也不一定包袱甸沉。1947年第3期《生命週刊》,見證五零年代教會的青年文化與社風,一場港九兩堂的乒乓球賽,目的原是為「提倡正當娛樂,研究球藝」!第5期〈會聞〉呼籲會友參加團體海浴,蓋「海浴為夏季操練身體,調劑生活的良好運動。本會會友嗜此道者,頗不乏人……(每人收車費一元五毫,小童半費)」。凡此軼趣,皆具深義。

「多得辦公室同工努力,已有一點點成果了!」電郵傳來熱誠的回覆。
「先坐坐歇歇吧…」踏進小小的工作間,一位執事放下滿桌工作起來招呼。
「外面熱得很,喝杯水好嗎?」這位幹事說話柔和,如金蘋果落在銀網。
「不好意思,近來暑期事工多…」一位幹事抱歉地說。
「實在盡了力,早年資料恐怕丟失了,機會很微…」另一位幹事坦言相告。
「資料都備齊了,我先把空調開開,你坐著慢慢查閱。」多細心的款待。
「來,參觀一下教會吧!」一位教師把往事道來,又感懷分享事工之難。
「謝謝包容,欠你的我們會盡量搜尋!」這位主任利落爽快,教我欣賞。

這陣子整理歷屆教牧名單,略略梳理生命堂九十多年來教會領袖與教會發展的輪廓。打開一冊又一冊紀念特刊、事工報告、《生命週刊》,四目爬案追閱小小的人名,翻來覆去,只為求個明明白白的年月日和事件始末。
   就任、離任;辭職、調職;榮休、歡送……奇怪這些字眼格外搶眼,動詞背後隱藏不明原委。名單人物泰半在享天福,其餘仍在殷勤事主,但想必有名字教人思念追 想,盛讚連連;也有名字叫人嗟怨交撞,心感惋惜。
   翻閱基督家譜,其實也有共鳴。「亞伯拉罕生以撒……」耀眼觸目一族之長,信心之父當然名垂青史。「大衛自烏利亞妻生所羅門……」家醜不好外傳,奇怪上帝主 動默示實情敞露,奇怪上帝重用醜婦。

《生命堂百年史》研究計劃經一年多的構思、聯繫和籌備,現已正式展開。樂華生命堂會友楊昱昇弟兄已受聘為研究員,在本年七月起全時間投入工作。楊弟兄先後 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香港大學及中國神學研究院,主修翻譯、比較文學及基督教研究。楊弟兄將作為《百年史》研究計劃的主要聯繫/工作人員,全力配合本人與 研究計劃的顧問李金強博士(浸會大學歷史系教授、近代教會史研究學者)展開研究工作。  目前研究計劃的工作,分兩方面同時進行:(一)通過各堂聯絡員搜集各堂文獻文物,(二)進行口述歷史訪問。在此我謹呼籲各堂會友協助搜集及提供與生命堂 有關的文獻文物,並推薦可為生命堂百年歷史發展提供資料的人士,讓我們進行口述歷史訪問。盼望在大家同心參與下,《百年史》的資料更詳盡和全面;以此見證 一百年前上帝在旅港潮籍群體中動了善工,以及耶穌基督無盡的恩典和豐足的供應,帶領我們走過這歷史旅途。在初步資料搜集的過程中,有以下兩個比較迫切和具 體的需要:

第 1 頁,共 2 頁